您现在所在位置:金阊外国语学校 > 教育科研 > 课题研究
让我牵起你们的手
2017-04-05

                          金阊外国语实验学校   高娴

      透过窗子的课堂----内向的孩子闷闷不乐像放了气的球;调皮的孩子把小板凳坐成了“金鸡独立”;啃手指头的啃得出了神;说话的压根不知道铃声已经响了好几遍;任课老师都站半天了,课桌上还乱胡乱地摆着橡皮泥......看着这乱糟糟的场景,我的心头阵阵发紧,一股不安和慌张的情绪从脚底向头顶蔓延开去。

     这学期,学校安排我担任一年级A班的班主任, 而且又是一年级,彷徨,焦虑,担忧,欣慰,期待......五味 杂成的感觉交织在心头。接下来的日子,教室里充斥着这样的对白:“一二三 ,坐坐好”、“双脚着地,背挺直”、“小板凳,不翘脚 。”、“小眼睛,看黑板。小耳朵,听老师。”、“课前准备,做做好!”、“课间活动要正当,不能追逐和打闹。”、“洗手、接水、盛饭要排队。”、“某某某,不要再啃手指头了。”......孩子的潜力是无穷的,不屑几天,他们就能像对对子一样,好无差错的将这些“规矩”说得朗朗上口。好多了,真的好多了,任课老师都夸他们上道了。我开始觉得满足和期待,期待孩子们能更大步的向前迈进,朝着我给他们指的方向前进。

      直到有一天,我们班的小阳战战兢兢的走到我面前,红着眼怯怯地说:“高老师,什么时候能午睡啊?我来小学都没有滑滑梯过呢。”说实在的,旁人听见可能觉得好笑,多么有趣的孩子,开学都要一个月了,他还心心念念着那舒适的幼儿园生活。但当时的我,非但没有觉得好笑,甚至差点掉下泪来。我鼻头一酸,一时反应不过来怎么去安慰他。我蹲下身,才发现他这才和我一般高。我牵起他温暖的手,才发现他小小的手只有我掌心那么大。我定定地望着他那张天真可爱的脸,脑海中不由自主地盘旋着我那些如军令般的口号和尖锐刺耳的斥责声,它们如同鞭子一样抽红了我的脸。

      是啊,开学初那笑得一脸温柔的我早已不在,即便在表扬学生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凝重;更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孩子们只要看到我的身影,就会急急忙忙地回位坐好,即便是在课间;围绕在我身边的“小麻雀”越来越少,我很难再听到他们充满童趣的小秘密......我想我真应该停下紧张的脚步好好反思了,从一个也许是老师,也许是父母,也许是孩子的角度认真地反思。

我想我是无大错的,规矩和习惯始终应该是一年级班主任牢牢把握的教育重点。但站在孩子家长或孩子的立场,我觉得我是有过失的。开学至今,我心头紧紧的扣住的是把学生教上道的这根弦,却忽略他们作为孩子,特别是刚迈进小学大门的孩子的真正需要。除了行为上的纠正和指导,心理和情感上的关注不是显得更为重要些吗?

情感关注,我们工作的重心,却常常是我们实际工作中最容易忽视的部分。学生是涌动着无限情感的生命体,是教育的起点和归宿。教师关注学生的情感,教育才能拨动学生积极向上的情弦,给顽皮学生以感化,给自卑学生以力量,给胆怯学生以勇气,给愚钝学生以智慧。对一年级学生来说,开学初的几个月是他们人生经历中最困难的一段时间,很多由“不会”到“会”的经历都在此期间迸发。它就决定了这个时间段老师角色的多样性,你是孩子母亲---教学他们独立生活的能力;你是孩子的父亲,在他碰到困难时给他温暖的大手;你是孩子良师---指引他们畅游于知识的海洋。

    孩子们,是这样吗?如果你不会坐,高老师会走到你跟前,轻轻地扶起你的脊梁,然后给你赞美的笑脸;如果你总忍不住啃手指头,高老师会在你指头上贴上你喜爱的贴纸,让你不忍心去咬坏它;如果你们午间自习犯困了,高老师就给你们讲讲故事吧;如果你们想念幼儿园里的滑滑梯了,高老师带你们去科学探索园看看你们喜欢的长颈鹿......

    孩子们,来吧!让我牵起你们的手,用心度过这有非凡意义的一年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