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金阊外国语学校 > 教育科研 > 课题研究
“少爷”变形记
2017-06-13

                       金阊外国语实验学校  李晨

今年九月,我又开始了新一届的一年级班主任生活。年复一年,一届复一届。今年的2015届就比我三年前的孩子们,又幼稚了不少,自理能力、语言表达能力等,都明显弱一些。我想找几个小帮手,都找不出来。也难怪他们。今年的孩子基本上都是4个老人+2个大人+1个孩子的家庭结构成员。比往届的孩子,更受家长的呵护和宝贝。他们的各方面能力自然要弱很多。

这还不是我最头疼的地方。开学没多久,就发现班级里有好几个男孩子,特别的娇气。遇到一点点小事情,就要推桌子,踹椅子,大发一场脾气。或者不小心蹭破一点皮,也会小题大做,哭哭啼啼地找我帮他处理“伤口”。不用说,他们在班级里的人缘是不会好的,同学都敬而远之;另一方面,也确实影响了班级的正常秩序。

比如说“宁少爷”。眼睛大大的,胖乎乎很可爱。可是脾气大的很。稍微不顺心一点,就要大哭大闹,哭闹累了,就自己趴在桌子上,谁也不搭理。老师再怎么劝解,他只会说一句:“我不要理你!”

有一次,因为他上课插嘴,我要扣他一颗章(表现好的同学,可以得到老师的印章奖励,敲在英语书上的。反之,有错也要扣章一枚。)他死活不愿意,更是趴在桌子上不理人。他的气性也真大,一直趴了整整两节课,到中午吃饭了也不缓转过来。

这样可不行,刚开学必须要整好他的少爷脾气,否则会越来越变本加厉,想治他都没招。而且班级的同学也都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弄得不好,有些孩子也要学他的样子,班级管理会越来越糟。

我先给他的妈妈打了电话,讲明了事情的原委。并请她立刻来学校一趟。向她了解到,孩子从小被爷爷奶奶娇宠坏了,一直是百依百顺他惯了。妈妈想管他,爷爷奶奶也会拦在前面,也是很头疼。我和妈妈约定好,今天先接回家,给他一些颜色看看,让他明白在学校这个群体中,不会接纳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接回去之前,我特别将孩子单独带到办公室,向他讲明了,以后如果有类似状况,我也会要求他立刻回家,因为他的行为已经影响到其他同学。我们的教室里,不欢迎不讲道理的人。然后,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个小奖品(得到奖章10枚的人可以问我兑换一个奖品),送给他。告诉他,虽然他暂时还没有10枚奖章,但我还是额外送他一个,因为老师对他充满期待,希望他以后遇到事情,能够冷静,可以好好和老师交流,而不是拒绝交流。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拿点小奖品给他,很是稀罕。态度立刻就180度大转弯。哈哈。马上答应我:“李老师,我以后不随便发脾气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关注他的行为,稍有进步,我就逮着机会夸他。得到老师的表扬,总是高兴的。所以,“宁少爷”也渐渐不乱发脾气了。有时候偶尔犯错,我要扣他的章,他也愿意了。因为他知道扣了章,以后表现好还会赢回来的。

很高兴,看到宁同学的转变,他也慢慢融入到了班级这个群体。管好一年级小朋友,一手要强硬,要有章法;一手要靠骗,嘴巴上多夸奖,偶尔有些小恩小惠。小朋友们很吃这一招的。